两个人不再说话,安心的等着杰特罗出来,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,杰特罗独自从大楼里走了出来,一上车之后,他就想笑道:“怎么样,累吗?”
 
    “还好,不累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看起来心情不错,他笑道:“那就再辛苦一点吧,既然都到了这里,我们就再去见个人,现在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 
 第四百二十九章 夜访
 
    杰特罗不会向杨逸解释他为什么要去哪里,更不会解释要干什么,他说了要去哪里,杨逸照做就是了。
 
    来回奔波了一天,杰特罗脸上却没有什么疲态,他仍旧是一副精神焕发的样子,对此杨逸确实很佩服。
 
    走了两个多小时,杰特罗终于道:“我们到了,一直往前走,我要打个电话。”
 
    杨逸甚至不知道到了那里,他只知道在杰特罗的指引下来到了一个小城市,他看到了路牌的,但是他不认识上面的字。
 
    杰特罗拿出了另一部卫星电话,拨了个号码后,他很快开始了对话,但他说的还是乌克兰语,杨逸听不懂。
 
    还好布莱恩是肯定能听懂的。
 
    稍过了片刻,杰特罗挂断了电话,道:“在这里等。”
 
    杨逸停下了车,过了得有半个小时,一辆车出现在了他的对面,然后直接开过来停止阿勒他的车前面。
 
    下了车,在车下面和新来的人低声说了一会儿话之后,杰特罗又返回了车上,然后他对着杨逸沉声道:“帮我去办点事,不是很难,也没有多危险,但不是你们的正常任务,所以我可以额外付给你们一些钱。”
 
    杨逸沉声道:“什么事?”
 
    杰特罗微笑道:“我需要处理一个不肯合作的家伙,他就在这里住,怎么样?你是否愿意帮我这个忙呢?”
 
    处理一个人,那就是暗杀了,这确实不是雇佣兵常干的事情,也不在三叉戟受雇时的任务范畴之内,不过都给杰特罗当保镖了,那么再兼职一下杀手的业务也不算什么。
 
    “好的,我们可以帮你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笑了笑,道:“很好,走吧,跟着前面那辆车就行了。”
 
    跟着前车,杨逸他们到了市区里的一片住宅区,然后车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人不用太多,有两三个身手利落的就行了,但是下手要够狠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淡淡的说了一句后下了车,而杨逸犹豫了一下,随即在对讲机里道:“赌神和圣水来一下,其他人等着接应。”
 
    杨逸和布莱恩跟着下了车,站在了杰特罗的身边。
 
    张勇和保罗也来到了杰特罗的身边。
 
    杰特罗看了看手表,低声道:“已经凌晨三点了,现在动手没问题,伙计们,我们上吧。”
 
    前来带路的是一个年轻人,他走在了前面,带着杰特罗和杨逸他们走了一段路后,指着一个处在黑暗中的房子说了几句话。
 
    那个年轻人指过房子后立刻转身就走,而杰特罗转身看向了杨逸他们,耸了耸肩,低声道:“好了,就是这个地方,进去,控制所有的人,然后我要和里面的人说几句话,没问题吧?”
 
    杨逸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没问题。”
 
    房子看起来很普通,也不大,杨逸打开了微光夜视仪看了看房子的全貌。
 
    门锁很简单,一捅就能开,但杨逸想了想,觉得他还是不要开锁进去比较好,如果要进的话,也该按照雇佣兵的方式。
 
    杨逸招了下手,然后他低声道:“赌神,圣水,你们两个先进去。”
 
    张勇助跑了几步直接伸手扒住了墙头,然后他轻轻的翻过了墙,落地的时候毫无声息,然后他很快就从里面打开了大门。
 
    杰特罗第一个走了进去,他走的很快,指了指房门,低声道:“进去,里面只有四个人,制服他们,但是不要开枪。
 
    保罗快步走到了房门前,大门是锁着的,但房子的大门却是轻轻一拧就开了。
 
    保罗耸了耸肩,然后他推开了大门,转身对杨逸他们做了个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手势后,第一个冲了进去。
 
    杨逸也跟着冲了进去。
 
    脚步很快,但是几乎没有什么声音,杨逸跟着保罗快步上了二楼,然后他听到了一个房间里发出的轻微鼾声。
 
    保罗对着杨逸做了个手势,然后他握住了门把手,慢慢的转动门锁,又慢慢开始推门。
 
    房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了声音,是吱吱呀呀的声音,而在听到声音后,保罗猛然加快了推门的速度。
 
    杨逸立刻冲了进去,而他看到床上有个人男人猛然坐了起来。
 
    太迟了,一切都太迟了,就在那个被惊醒的男人伸手去开灯的时候,杨逸的枪已经顶在了他的头上。
 
    “别动!”
 
    灯还是被打开了,还躺在被窝里的女人被惊醒了,等她发现屋里多了个人后,下意识的就要发出大喊。
 
    保罗及时打晕了那个女人。
 
    杰特罗挠了挠头,然后他笑道:“这个就不用问了吧,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来意。”
 
    沙克霍夫深深的吸了口气,然后他沉声道:“我记得咱们已经达成了协议,那么你现在来我这里是想做什么?”
 
    杰特罗耸了耸肩,道:“我不觉得那是协议,我把你的态度看做是威胁,沙克霍夫将军。”
 
    沙克霍夫沉默了片刻,然后他低声道:“你想要什么,我可以给你。”
 
    杰特罗笑道:“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,你能给我,但问题是你太贪婪了,沙克霍夫将军,”你还没明白吗?时代已经变了,大伊万给你一年六十万美元,而你跟我要一年一千万美元,但问题是你不值这个价。”
 
    “你可以少给一些的……”
 
    杰特罗猛然挥手,然后他沉声道:“不,我不想再和你谈了,我觉得你死了之后换个人再谈更好,与其花高价把你从大伊万手上抢过来,不如换个新人坐在你的位置上,那样对我更有利,你的错误就在于其实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,可你却偏偏那么做了,沙克霍夫将军,背叛也是要看价值的。”
 
    沙克霍夫将军的表情凝固了,然后他颤声道:“你要杀我?”